<sub id="xrzzj"><dfn id="xrzzj"><ins id="xrzzj"></ins></dfn></sub>
<address id="xrzzj"><dfn id="xrzzj"></dfn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xrzzj"></address>

    <sub id="xrzzj"><var id="xrzzj"></var></sub>

      <thead id="xrzzj"></thead>
    <sub id="xrzzj"><dfn id="xrzzj"><ins id="xrzzj"></ins></dfn></sub>
        <sub id="xrzzj"></sub>

        <address id="xrzzj"><var id="xrzzj"></var></address><sub id="xrzzj"><var id="xrzzj"><ins id="xrzzj"></ins></var></sub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rzz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大公網

          大公報電子版
          首頁 > 新聞 > 港聞 > 正文

          300暴徒逃往臺灣 慘變“三無”

          2020-04-15 04:23:29大公報
          字號
          放大
          標準
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圖:大批暴徒去年暴亂后畏罪潛逃到臺灣,現時前途盡毀又被臺灣冷待,悔不當初

          去年暴亂之后,大批暴徒畏罪潛逃至臺灣,企圖尋求“政治庇護”,目前已知竄臺人數超過300人。暴徒幻想能在臺灣過上“小清新”的生活,但現實總是殘酷的。臺灣民進黨當局在吃了大半年“人血饅頭”后,去年底過橋抽板,表明不會接收香港暴徒,不會為他們提供“難民”身份。有暴徒因學歷低,在臺灣無工做又無學返,更有人焦慮到夜夜失眠,每周都要去看心理醫生。\大公報記者 段遠峰

          夢想幻滅,過著看不到未來的流亡生活,他們后悔莫及!

          多名潛逃臺灣的暴徒日前接受傳媒訪問,其中22歲的Carol(化名)稱,今年一月香港警方在旺角發現土制炸彈,并迅速拘捕被她稱為“總部”的人,她擔心自己與對方的關系被查出,因此即時決定“著草”。現時在臺灣,如同乞丐一樣,Carol與其他暴徒每隔兩周便去民間團體領取施舍,每月約有兩萬元新臺幣(約5000港元)。

          然而,即使有“經費”支援,這些“流亡暴徒”卻不時面對現實的問題,包括學歷低下、缺乏經濟能力等。Carol稱,縱使已在臺三個月,但要重新建立社會網絡,要得到別人的尊重,十分困難。

          “我連中學學歷都沒有,難以求學,又怕有被捕風險,不可能在臺打‘黑工’。”

          ──Carol說,她正面對林林總總現實問題,無法逃避。

          曾在去年七一沖擊立法會、本來在香港擔任廚師的“小夫”(化名),與女友“阿花”逃至臺灣,并打算在臺定居。奈何“小夫”學歷只得中三,又因年齡問題被拒就讀高中,其學歷亦未能報讀大專,因此不能以升學移居臺灣。而工作移居的資格則最少要達到4.7萬元新臺幣(約1.2萬港元),但他在臺灣餐廳工作的月薪只有約2.7萬臺幣(約7000港元),因此僅能以旅游身份留在臺灣,亦要靠教會偶爾接濟。

          “我已經焦慮到晚晚失眠,個個星期都要去睇心理醫生。”

          ──小夫接受傳媒訪問時,心神有點恍惚。

          “流亡暴徒”還有Louis(化名),他僅有高中學學歷,但因早到臺灣而能夠報讀短期課程,不過,他坦言即使入到學校后,仍然擔驚受怕,擔心被他人舉報。另一位“流亡暴徒”Arthur已經30歲,年紀比較大,亦坦言自己難以在臺灣找到工作。有部分逃亡者接受傳媒訪問時,已開始埋怨臺灣的態度冷血,甚至后悔當初為何走上前線,白白犧牲了前途和自由。“這一生算是完蛋了!”他不禁淚流滿面。

          食安眠藥飲酒 過“廢青”生活

          “高鐵好貴啊,一張高鐵票千多元(新臺幣),客運一張才五百多元,來回加起來也沒有單程的高鐵貴。”身為流亡暴徒,Carol搭不起臺灣的高鐵,但她要去拿所謂的民間微薄支援,每隔兩周就要搭一趟長途車,搭客運晃呀晃,來回八個小時。

          到臺灣只不過幾個月,Carol已自覺淪為“廢青”,“每天耍廢,瞓醒就食,食完就飲,飲完就去瞓”。

          令Carol最不快的,是很多“黃絲”朋友還以為她到了臺灣,生活過得挺好,“有人話,我現在住的房子大過香港的,但臺灣的房子本來就比香港大,不是我們有錢住大房。又有人叫我,無錢不要飲酒,我飲,因為我瞓唔著!”她憤怒地說。Carol曾經參與占領理大,最后爬坑渠逃走,至今仍有心理陰影,經常發噩夢,睡也不敢關燈,結果夜夜求醉。

          出走時,Carol只帶了三件衫,她對采訪她的媒體說,最想念香港家中的幾只貓狗和松鼠。

          另一流亡暴徒Louis,在臺灣同樣過著“廢青”生活,“來臺灣的頭一段時間,我每天都要食安眠藥,才能入睡”。

          看來,睡一場好覺,對流亡暴徒來說,是奢求。(大公報記者)

          相關內容

          點擊排行

          三级床上长片完整版录像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尚网